歡迎光臨廣州浩誠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網站 服務熱線:020-85251126 / 蘇先生:18312067570    個人中心  登錄  注冊  
   

商標訴訟糾紛案例報告:行政行為確認違法但不撤銷

時間:2018-09-04  來源:  作者:

 【判決要點】
1、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益的,公民有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商標局的行為給原告華源公司商標申請帶來了實質上的不利影響,華源公司有權對其行政行為提起行政訴訟。
2、一般只有為保障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和公共利益,行政機關才會在缺乏法律依據或者與法律規定相抵觸的情況下釆取一些應急措施,因此商標局主張《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內容屬于臨時措施缺乏依據。
3、行政行為依法應當撤銷,但撤銷會給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的,人民法院判決確認違法,但不撤銷行政行為。因商標局根據《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受理了7000佘件商標的注冊申請,其中1000余件商標的注冊申請已經處理完畢,若本案《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被撤銷,勢必形成連鎖反應,破壞基于《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所形成的社會秩序,為數眾多的商標申請人的信賴利益亦將受到嚴重損害,進而影響社會秩序的穩定,故認定商標局作出的《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屬于違法行政行為,本應予以撤銷,但考慮到撤銷后將會給社會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害,因此不宜予以撤銷。
 
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徽華源醫藥股份有限公司
原審第三人:易心堂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
原審第三人:上海健一網大藥房連鎖經營有限公司
來源:一審(2015)京知行初字第177號行政判決
      二審(2016)京行終2345號行政判決
 
【案情簡介】
2012年12月I4日,商標局作出《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并對外發布,對2013年1月1日至1月31日期間內在相同或類似新增服務項目上提出的注冊申請,視為同一天申請。申請日以我局收到申請書的日期為準。華源公司于2013年1月4日申請注冊第11988470號“華源醫藥及圖”商標,指定使用在第35類“藥品零售或批發服務、藥用制劑零售或批發服務”項目。健一網公司、易心堂公司分別于2013年1月11日、1月28日申請注冊“華源”商標。2014年10月23日,商標局針對申請商標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請雙方當事人自收到本通知書之日起三十日內自行協商。
 
【判決觀察】
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
鑒于商標局的主體地位、法定權限、《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的制定形式及制定程序等因素,應當認定《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在性質上屬于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規范性文件。
《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條關于過渡期的規定在形式上屬于商標局的職權范圍,商標局是形式上的合法主體;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的“同一天”指的是同一個自然日,若因新的情況出現需要賦予“同一天”新的特殊含義,應當由法定機關作出解釋,而《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實質上是對“同一天”進行了重新定義,超越了其法定權限;《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條關于過渡期的規定將“2013年1月1日至1月31日”視為同一天,不符合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尤其是在無“在先使用人”的情形下,《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條仍規定商標申請人履行協商、抽簽的程序,更是不符合“申請在先”的原則。同時該規定對在先使用的商標并未區分是否“有一定影響”,這與商標法對在先使用商標的保護制度不一致,故《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條關于過渡期的規定內容不合法,判決撤銷。
 
二審法院認為:
本案二審的焦點問題為商標局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的行政行為是否具有可訴性,原審法院是否有權對《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過渡期的規定進行審查,《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規定是否屬于臨時措施、是否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以及商標局作出的《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是否應予撤銷。
一、關于商標局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的行政行為是否具有可訴性
商標局主張其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系中間性行政行為,不具有可訴性。在行政訴訟理論中,一般認為只有行政機關作出最終的決定,即成熟性行政行為,司法機關才可以介入。為了更充分地為行政相對人提供救濟空間,宜從“實質性影響”的角度判斷行政行為是否成熟,即當某一行政行為給行政相對人帶來了不利的法律影響時,行政相對人可以提出救濟請求。
根據已經查明的事實,華源公司于2013年1月4日提出“華源醫藥及圖”商標注冊申請,引證商標一、二的申請日均在此之后。根據《商標法》三十一條第一款,應當初步審定并公告申請在先的商標,即“華源醫藥及圖”商標,但《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將華源公司商標與引證商標一、二視為“同日申請”、明顯否定了華源公司根據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所享有的合法權益、為其商標申請帶來了實質上的不利影響,因此華源公司有權針對商標局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的行為提出行政訴訟。
 
二、關于原審法院是否有權對《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有關過渡期的規定進行審查
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條的規定和已經查明的事實,雖然華源公司在提起行政訴訟時未請求對《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合法性進行審查,但其在原審法院第一次開庭時就主張商標局制定《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缺乏法律依據。故二審法院認定原審法院有權審查。
 
三、《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有關過渡期的規定是否屬于臨時措施以及是否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
鑒于法律上并未對臨時措施的內涵、外延及適用進行明確的規定,且從行政法的角度,一般只有為保障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和公共利益,行政機關才會在缺乏法律依據或者與法律規定相抵觸的情況下釆取一些應急措施,因此商標局主張《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內容屬于臨時措施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同一天”指同一個自然日,但《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將“2013年1月1日至1月31日”視為“同一天”,顯然與商標法的前述規定不符,并且在事實上對有關新增服務商標申請作出了新的制度安排。商標局主張《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有關過渡期的規定合法,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四、關于商標局作出的《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是否應予撤銷
《商標法》第三十一條和《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十九條規定中的“同一天”均指同一個自然日,本案申請商標與兩個引證商標的申請時間顯然不屬于同一個自然日,不屬于商標法第三十一條、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十九條規定的“同一天申請”。因此,商標局將申請商標與引證商標一、引證商標二視作“同一天申請”,并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違反了前述法律規定,應認定屬于違法。
如前所述,商標局作出《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第四項有關過渡期的規定違反了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同時商標局作出《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亦缺乏法律依據,屬于違法行政行為,但由于《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發布于2012年12月,商標行政主管機關根據該文件受理了7000佘件商標的注冊申請,其中1000余件商標的注冊申請已經處理完畢。如果本案《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被撤銷,勢必形成連鎖反應,破壞基于《新增服務商標的通知》所形成的社會秩序,為數眾多的商標申請人的信賴利益亦將受到嚴重損害,進而影響社會秩序的穩定。鑒于此,依據《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雖然商標局作出的《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屬于違法行政行為,本應予以撤銷,但考慮到撤銷后將會給社會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害,因此不宜予以撤銷。
二審判決如下:
一、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的(2015)京知行初字第177號行政判決;
二、確認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于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針對安徽華源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提出的第11988470號“華源醫藥及圖”商標的注冊申請作出的《商標注冊同日申請協商通知書》違法。

上一篇   商標注冊申請前后很實用的幾個問題       下一篇   商標訴訟案例報告:出版者合理注意義務應與其工作特點匹配

關鍵字搜索:商標訴訟 商標糾紛   tags:
推薦閱讀
知識產權 專題閱讀
Powered by 廣州浩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17082901號
在線客服系統
日韩av无码专区免费_丰满白嫩大屁股ass_80岁老太婆牲交人与、鲁_免费无遮挡无码视频在线影院